您當前的位置:首頁>>文苑天地

父親的果園

發布時間:2021-01-22 丨 閱讀次數:

劉天文(輝縣市)

 

秋收結束,農事漸少。閑不下來的父親,把緊挨著房子西邊山坡跟兒叢生的灌木和石塊清理干凈,又刨刨挖挖,拉了幾車土,攤開推平,居然平整出一爿荒地。山區耕地少,父親把原來的一塊菜地挪用,種了小麥,這塊剛剛誕生的荒地便作為菜地了。因為離家近,管理、采摘方便,此后很長一段時間,家里的蔬菜供給都是這塊地的產出。

 

伯父、四哥搬到城里后,留下的耕地父親接管。耕地多了,父親精力有限,打理不過來,房子西鄰的菜地顯得多余,棄之又可惜,于是移栽了兩棵李子樹、一棵花椒樹,有了果園的雛形。后來陸陸續續栽了蘋果、柿子、核桃、石榴、桃子……形成一個袖珍的果園。

 

趁著初春農活兒少,父親開始給果樹松土、施肥、修剪、澆水。父親侍弄了一輩子莊稼,觸類旁通,管理起果樹來沒一點隔閡,像是行家里手。沒多久,各種顏色的花次第開放,散發出淡淡的香氣,蜂蝶尋香而來,赴一場甜蜜的盛會。夏天,青色的小果藏在葉底,一陣風過,羞羞答答地露出半張臉。先種的兩棵李子已果實累累,纖細的枝條上果子挨挨擠擠,像一掛鞭炮。鄰居徐嬸說,掛果太多了,必須疏果。父親舍不得,澆水施肥更加殷勤,以致果實壓彎了枝條。父親找來木棍、繩子,把壓彎的枝條捆綁、支撐起來,像拄了拐杖。秋初,核桃、梨如大家閨秀,落落大方端坐于枝頭,只有蘋果如小家碧玉,腮染幾抹粉紅。

 

這棵蘋果樹是父親救下來的。那是初春時節村里一住戶拆老屋,屋前胳膊粗的一棵蘋果樹不要了,被石塊砸得傷痕累累。父親看見了,與主家商議,要下了這棵蘋果樹。蘋果樹主干上只剩下孤零零一根枝條,母親說肯定活不過來。夏天來到時,蘋果樹給了父母一個大大的驚喜——居然發芽了!同樣的情況,父親還救下了一棵李子樹,一棵石榴樹。如今它們生活在父親的小果園里,在父親的呵護下,茁壯成長。

 

我兒子每次回老家,必到小果園遛遛逛逛,稀罕得不行。他吃過許多品種的水果,要說起果實從開花到成熟的過程,他還真沒見過。今年春天回老家,兒子在果園里種了幾粒過春節時吃剩下的生葵花子,沒想到竟發芽了。秋天來臨,向日葵舉著金黃色的花盤,兒子的笑臉如花盤一樣燦爛,成就感滿滿。

 

如此,果園里又多了一位成員。

 

每到果實成熟,父親就打電話,“李子熟了,回來家吃吧?!薄疤易邮炝?,來家吃吧?!薄麍@里的果實沒有從超市買來的品相好,但包裹了濃濃的親情,常常能吃出別樣的味道。

 

攝影作品
最新文章|更多
欧美黄色网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