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當前的位置:首頁>>文苑天地

冬之韻

發布時間:2021-01-06 丨 閱讀次數:

芭蕉雨聲(新鄉市)

 

灰椋鳥和麻雀“話多”,能牙利齒的烏鶇一聲不吭。它們散落在海棠林地叨落果吃。

 

灰椋鳥踩著的枝很細,回彈擺蕩著,讓我時時為它擔心,可也沒見它失足將哪枝壓折了。它心里比我有數。

 

烏鶇機敏,我一動不動站著,手機都不敢摸,它仍懷疑我有出擊的可能。人心隔肚皮,何況鳥和我不止隔著肚皮,還隔著物種。它的起飛能帶動一個伙伴,并給旁邊埋頭覓食的鳥雀以警示。戴勝和灰喜鵲忽然斜沖出去,我才發現原來它們都在。喜鵲的巢就在不遠處的楝樹上架著,楝葉落盡,楝豆成嘟嚕掛在家門口,卻也要來這里湊熱鬧。

 

細雨如霧,在家隔窗聽不見聲響,似有若無,不耽誤出來走步。只是空氣有些過于清冽,沒有風也覺出了它的棱角。昨兒手冷,今兒臉和耳朵也冷。隱隱聞見雪花的氣息。

 

果然,從北到南,好多地方都在下雪??磁笥讶?,太行山的雪不小,輝縣萬仙山和鳳凰古寨的雪景是我熟悉的,黑干瘦柯一夜間變得白胖,老柿樹上點點紅柿燦若明燈,滴溜溜動人心魄?;叵朐谶@樣雪天進山徒步的日子,那么冷,卻那么開懷。然而若窩在暖和的屋里只是設想一下這樣的行動,只覺著那些雪地里的驢友都是瘋子。真走出去,雙肩包、登山鞋拾掇齊整,踏一步想兩步,甚至要搭個草庵住在山里了。

 

還是那句話,風中無風,雨中無雨。啥都怕面對,迎頭頂上去沉入其中,不過爾爾。說歸說,我總是不夠勇敢,需要外力推動與激勵。天性弱點很難克服。

 

不怕冷的還有荷塘邊垂釣的人,裹上棉襖一坐就是小半天兒。三兩個黑點,彼此無言語,比荷花紅時的靜坐多出一種蕭瑟孤寂之味。我只看枯荷。

 

荷葉的青綠褪得干干凈凈,枯莖力不可支,與破布似的葉片一并耷拉到水面。莖葉與水里的影子組成不同的幾何形狀,三角、圓圈、不規則多邊形,就像是誰隨手涂抹出來的,略顯潦草些,看似無心,卻畫意天成。我總是忍不住停下看一會兒,點數那些曲折的線條。圖案每天更新,主題沒有大動。

 

留得殘荷聽雨聲,想必古人能聽出與夏日不同的別樣意境吧。

 

時令小雪即落雪,農歷乍入十月,今年的冬寒來得有點陡。一直單褲衛衣,忽然輕羽絨上身也走不熱。不由你不認,冬真的來了。

 

銀杏葉越積越厚,踩一地碎金過往。落葉不掃,真是難得的奢侈事,我喜歡鋪滿落葉的小路。

 

內堤近水這叢鬼針草有風時歡喜搖曳,恣意舒展,全然不知霜雪在前,沒心沒肺的樣子有些癡憨。此時靜默著,任河水悠悠流過,未開的黃花和稚嫩的針刺都還好好的,似若有所待。

 

原本我在河邊走不了幾步就拐進林地,哪個果子好看就揪一顆嘗著玩。入冬后樹上果子日漸稀少,我怕不夠鳥吃,就忍著不去伸手?;丶椅铱梢灾竺鏃l炒雞蛋,給鳥們多留一口是一口。

 

 

 

攝影作品
最新文章|更多
欧美黄色网站